调料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料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贴牌老大CECT急速转型

发布时间:2020-02-11 06:06:58 阅读: 来源:调料粉碎机厂家

8月25日,北京中电大厦10层的会议室。刚休完病假,很长时间都没在公司露面的CECT董事长吴志阳略显疲惫。

“在手机业最火的那两年,我们没赚到钱;在手机业最难做的这两年,我们却慢慢找到了感觉。”吴的语速不快,言谈间颇有几分感慨。

市场调查公司赛诺最新的一份数据显示:2005年上半年,CECT手机整体市场份额2.4%,排名第13位,增长0.6%。

比起增长率,更令吴志阳感到骄傲的是上半年CECT盈利状况的改善,“具体数字我不方便透露,但可以告诉你,我们利润比2004年增长了2倍还多。”

吴志阳的目标是,在2005年甩掉CECT头上的“两顶帽子”:其一是贴牌机,其二低端机。这两项,一度被认为是CECT利润的主要来源。

UT、多普达各奔东西

为此,吴志阳不惜拒绝找上门来要求借牌的华硕。

此前,业界已有消息称CECT与华硕洽谈借牌合作的事宜,理由对双方来说似乎都很充分:明基和UT斯达康获得手机牌照后,与CECT的两家合资公司历史使命即将完成,CECT此时寻觅下家接手正是时候,而华硕则早有意图进入大陆手机市场,借牌是摆在眼前的一条捷径。

这一看上去两全其美的合作却被吴志阳“泼了冷水”。

吴很干脆的告诉记者,“华硕是来找过我们,那是两个月以前,他们开始跟我们一个副总说想合作,但我没同意这事。”吴志阳补充说,他从始至终自己都没有见华硕的人,那之后华硕也没再找过CECT。华硕中国业务事业群品牌总监郑威则表示对此事不知情。

为何拒绝送上门来的生意?谈到这里,吴志阳提高了声调,“我们自己现在业绩很好,没必要再走回老路。”

但外界则认为,2002年侨兴收购CECT后的头两年里,CECT自有品牌经营其实并不理想,借牌费用构成了其主要收入。甚至有业内人士推断,借牌是CECT的一贯路线,特别是手机牌照核准制放开了,牌照如再不卖就不值钱了。

对于这些说法,吴志阳显得有些激动。他说,CECT与UT斯达康、明基的合资公司在2004年初才成立,“这两家公司的手机做得怎样大家也都看到了,肯定卖得不如我们自有品牌CECT好。”根据赛诺7月的统计数据,明基和UT斯达康均未出现在市占率前20名中,而CECT则是第13名。

如今,UT、明基均已拿到手机牌照,与CECT的合作自然也快走到尽头。这一点,吴志阳也心知肚明,“他们到时候肯定把我一脚踢开”。不过到目前为止,两家合资公司仍未中止合作,心照不宣地维持着现状。

明基中电总经理黄汉洲向记者证实,关于合资公司如何善后,明基正在与CECT方面进行讨论,目前还没有一个时间表对外宣布,但黄含蓄地表示,“现在提供手机研发技术的公司很多,CECT可以有不同选择。”

另一家借牌CECT的多普达原本就有中电集团参股,侨兴接手后延续了双方的合作,不过多普达自身也在积极申请牌照。多普达总裁杨兴平表示,和CECT的合作没有变化,双方除技术合作外,CECT还承担了一部分采购和销售任务。杨也认为,在拿到牌照后中止借牌合作“很正常”。

此外,CECT与神达、宇龙的合资也已经中止,“CECT和神达的合作其实只有一款机型,宇龙自己已经申请了牌照,现在也不和我们合作了。”

吴志阳再三强调,由于合作厂商销量十分有限,在上述借牌合作中CECT并没赚到多少钱,却为此背上了一个“贴牌机老大”的名声,每每受到信产部的严密关注。

按照吴的思路,CECT今后将拒绝借牌,“绝不再增加新的借牌厂商,现有的这些估计也会逐渐消失。”

1000元机型即将甩卖

转型初期,CECT对销量定下的目标相当谨慎。吴志阳告诉记者,2004年CECT的销量是250万台,2005年销量维持不变,最多增加50万台,重点是把盈利提高。

2005年上半年CECT盈利状况已经比两年前有所增长。2003年,CECT全年销量不过100万台,利润只有几千万,和TCL等厂商以亿计算的利润相比,只能说是微利。

现在谈起来,吴志阳还颇为懊恼,“当时一台手机的毛利最高能到2000块,按我们当时的销量不应该只赚这么多。”

根据赛诺的统计资料,CECT产品中有33款手机价格在1000到1499元,另有29款手机价格低于1000元,而按照吴志阳的说法,“卖1000元的手机每台最多也就赚个50块。”

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CECT将产品定位转向中高端,重点则是手写手机、PDA手机。吴志阳称,压缩研发费用、控制原材料采购和市场推广费用是CECT价格比同类产品低的主要原因,“2001年我们广告投了一个多亿,今年我们预算只有2000万。”

按照计划,CECT将在10月前将所有低于1000元的手机全部出清,“接下来的1个月内你会看到有些型号在狂甩。”吴志阳称,今后CECT的产品价位全部在2000元以上,下半年还要推出30款新机。

目前CECT在北京、上海、惠州三地拥有600人左右的研发队伍,另有三成左右产品设计外包。生产方面,有70%的产品外包给代工厂,这些使得CECT的成本控制相对更容易操作。

外界对CECT的目标则仍更多持保留态度。苏宁华北地区管理中心营销副总李军告诉记者,CECT在今年二三月份的确有明显增长,“有一款30万像素、售价在1000元左右的产品卖得非常好”,但到六七月份增长则开始放缓。

李军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其他国产一线厂商纷纷开始下调价格,百万像素手机的价格都掉到了1000元左右,价格趋同情况下,CECT还是欠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目前CECT在苏宁手机销量中不到1成,大中电器通讯部部长满运维也表示,CECT在大中的销量也在这一水平,仍处于非主流品牌,“还没看到很明显的增长。”

吴志阳的对策是加大力度走运营商路线,“还是运营商定制省心,一次几十万台,渠道什么的都不用操心了。”

为此,CECT已经在一个月前设立了运营商合作部,抽调市场部的五六个骨干组成,由一位公司副总直接领导,专门联系运营商采购。吴志阳承认,现在运营商更喜欢国外厂商,但他希望通过积极与对方接触,促使这一市场逐渐放开。

明年6月上市

在采访中,吴志阳似乎无意中透露了CECT的上市计划,“时间表已经定好了,明年6月在香港上市。”

此前关于CECT上市已有一段时间的传言,为何选择现在公布?吴志阳解释说,公司一直有上市计划,但按照相关规定,公司经营满三周年才可以上市,“我们其实是在等三年”。

吴志阳透露,目前CECT正在完成上市前的法律准备工作,且已经选定了几家投行。目前侨兴集团控股CECT 90%以上,由于侨兴本身已经是海外上市公司,CECT作为红筹公司不需要再在海外注册。

上市带来的另一个变化往往是造就富翁,CECT也不例外。吴志阳称,现在已经在拟定对员工的股权激励政策,“我们上市可能出不了百度那样亿万富翁,但出几个百万富翁应该没问题。”

吴笑称,其父侨兴董事长吴瑞林可能会把部分股份奖给自己,“毕竟这两年公司做得还不错。”

深圳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广州代理记账价格

深圳注册公司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