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料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料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房地产泡沫倒逼温州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8:45 阅读: 来源:调料粉碎机厂家

房地产泡沫倒逼温州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温州考察,这似乎是个信号。  时隔不久,国务院出台支持小微企业的金融财税政策“国九条”。同时,温州市政府设立5亿专项资金;温州市组织25个联络协调小组派驻全市25家商业银行,“督查”银行对生产正常的企业不抽资、不压贷、不延贷;为救市,温州各大银行向各自上级总行申请追加信贷规模,力挺当地企业……  面对时局的扭转,作为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中的标志性人物,孙福财回来了,胡福林也露面了,众多“跑路”企业家纷纷返回温州等待救赎。  但是,温州信贷危机就此解决了吗?危机下面又掩盖着什么?  信贷危机表象下的地产泡沫  “温州问题表面上看是信贷危机问题,实际上是房地产泡沫的破裂!”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告诉记者,如果救温州就得救房地产市场,只要救房地产,就会造成更加疯狂的炒房。如果不救温州,这个泡沫将会波及更多的城市,信贷危机就会向其他城市蔓延,整不好将会造成全国性的爆炸。  温州问题,救与不救都是错!  温州人向来有“冒险”、“抱团”的传统,曾几何时,温州购房团成了地产商的救世主,温州购房团走到哪儿,哪儿的房价就会出现瞬间高涨。据记者了解,2001年前后,“温州购房团”一夜间名声鹊起,胃口之大,以至于将整个楼盘,乃至整个社区买下。此后,2004年和2009年,温州相继爆发两轮房产投资热潮。房产投资热点从上海、北京转移到海南、东南亚和中东。一个温州老板在越南芒街建成中国轻工城,温州同乡买走所有商铺;柬埔寨,十个温州人中至少有六个从事地产投资;2004年,叫价960万的迪拜“耶稣岛”别墅,温州人是最大的主顾。2009年,温州人又成为“海南岛开发热”的主力军。  温州人在地产中尝到了甜头,“制造业基地”这一美称离温州似乎越来越远。  此后经年,温州制造业日渐萎缩。2009年,金融危机之下,温州打火机企业锐减至100多家,上百家鞋企破产,“鞋王”霸力集团颓然倒闭,幸存鞋厂停工歇业,鞋企遍布的龙湾区俨然空城,实业已不足以承载新富阶层日益膨胀的财富渴求,而信奉“钱生钱”的温州人并不喜欢炒股,买国债,只觉得“房子实在”,现金纷纷流入房市。  央行温州中心支行上半年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达1100亿元,有89%的家庭或个人、59.67%的企业参与。而来自温州官方的文件也首次证实,当地民间借贷规模占民间资本总量六分之一左右,且相当于温州全市银行贷款的五分之一。其资金来源主要是民营企业和普通家庭的闲置资金。这些钱当中,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仅占35%,其中大部分用于房地产市场。  “温州的高利贷市场这么厉害,涉及范围这么广,显然后面是有产业和利润支撑的,谁能支撑这么高的高利贷?只有房地产。”对于这一点,袁钢明毋庸置疑,“任何制造业企业,再有暴利也不可能用得起高利贷,能用得起高利贷的,只有搞投机的人,只有搞房地产的人才能那么快回笼资金。全国到处都是温州炒房团,甚至各地政府都向温州炒房团招商,从而助推当地房价的上涨,开发商把他们都当成救命恩人。”  换位思考,放高利贷的人也要考虑对方拿这个钱干什么,如果贷款方是用高利贷去搞小商品生产,鬼才会相信。  “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这一场表面上的高利贷危机其实就是房地产高息借贷暴露出的冰山一角,继而会全面爆炸。”袁钢明补充说,“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货币政策紧缩造成的温州信贷危机。”  记者回忆,近一年来,尤其是近几个月,各大媒体纷纷爆出温州炒房团相继退出上海、北京、重庆等地房地产市场的消息,而且不是一般的退出,大都是用“溃败”或者“惨败”来形容。温州炒房团大手笔甩盘,紧跟着就爆发了温州老板“跑路”事件。在涉及老板“跑路”的企业中,均涉及房地产领域。  记者从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获悉,新建商品住宅方面,70个大中城市中有46个城市价格环比下降或持平,与去年9月相比,涨幅回落的城市达59个,其中,温州房价环比下降1.3%,成为70个大中城市中房价降幅最大的一个。而与去年同期相比,温州也成为唯一房价下降的城市。  从“热炒”到“退出”,由“溃败”至“溃逃”,这似乎原本就是一个苗头。  救温州先严控地产市场  温州问题如果不是信贷危机而是房地产泡沫问题,那影响的将不是温州一个地区,危机将会波及全国。  据记者了解,就在温州信贷危机不久,就有消息爆出:因涉民间借贷,鄂尔多斯一房地产老板自杀,其商业伙伴遭追捕,此前三起亿元非法集资案正在侦办。一时间,鄂尔多斯也处于疯狂民间借贷的整顿气氛中,至此,鄂尔多斯政府相关部门已将抗风险能力一般的融资大户列入重点监控,以防事态进一步恶化。  “鄂尔多斯是典型的用高利贷进行房地产投资,结果因房子卖不出去而无法回笼资金的案例。”温州大学民营企业家成长研究中心一研究员告诉记者,高利贷开发地产的周期一般为两到三年,如果约定的时间到了还没有还钱,就会出现兑现危机,鄂尔多斯目前仅是到了房子卖不出去的时候,下一步将是资金无法回笼的高峰期。  据记者了解,除了温州和鄂尔多斯之外,民间借贷在中国众多城市均有涉及。  “我想说的不是救温州的高利贷,而是要更加注意调控房地产。”袁钢明明确表示,现在这些针对房地产的调控措施都是虚假的,都是不到位的,包括限购措施,应该采取比限购措施更有效的措施,比如房产税。  在袁钢明看来,无论是推出房产税还是提高贷款利息,均是一项不错的调控措施。“这些措施一旦推出,房地产的上涨势头马上就会得到遏制,房地产泡沫就会爆破得更早,这就意味着提前主动调控,提前刺破比暴涨到一定程度之后崩溃的结果要好得多。”  “对于温州这件事情的处理,应该是对房地产泡沫处理的开始,不能让温州老板再去走炒房这条路了。我认为这次刺破房地产泡沫的好处就是让老百姓不敢再去搞高利贷了,老板们也不敢再去用这些钱搞房地产了,这就使房地产高涨的势头得到遏制。”袁钢明认为,温州此次高利贷破产是一件好事。  但是,也有开发商恰恰持相反的态度,“如果温州危机的根源是房地产,那么,恰恰说明是限购造成了当前的房地产危机,资金不能回笼,最终造成温州企业资金链断裂。按照这样的逻辑,要救温州,唯一的办法就是放松银根,放弃房地产限购,让房地产市场勇往直前地上涨。这样,温州炒房团才能解套,资金才会回笼,温州老板就自然不会‘跑路’了。”  持此等观点的不乏任志强这样的大开发商,在他们看来,放松对房地产的调控,让房地产重新起来,才能避免出现温州老板“跑路”潮,这才是硬道理。  “这样的说法真是可笑!正因为相关部门以前没有好好调控,才导致了今天的问题,最终造成政府越不调控、房价暴涨得越厉害、爆破的结果越惨。”袁钢明表示,从根本上来讲,为了防范未来更加可怕的后果,现在必须严格调控房地产。  据记者了解,温州民间所积累的信贷量远远超过相关部门所统计的千亿元,其中大规模进入了房地产市场。而这部分资金绝不可能在半年或几个月内被消化掉,换言之,温州很难在短期内恢复元气。

ib班

alevel课程培训机构

什么是ap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