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料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料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浙江首家行政问责中心被指问责官员不力

发布时间:2021-01-25 15:15:12 阅读: 来源:调料粉碎机厂家

浙江首家“行政问责中心” 被指“问责官员不力”

浙江省奉化市成立了该市行政执法问责中心,称要给行政权力的执行装上高清探头。作为该省首家行政执法问责中心,这一举措被本地的媒体报道称为一个创举。

当地一民企将 “行政问责中心”推上被告席。

浙江省奉化市成立了该市行政执法问责中心,称要给行政权力的执行装上“高清探头”。作为该省首家行政执法问责中心,这一举措被本地的媒体报道称为一个创举。

近日,问责中心遭遇成立以来的“尴尬”,由于在接到当地民营企业的举报材料之后迟迟未有进展,被宁波当地的一家民营企业告上法庭。

“问责”创举:设立专门机构

2014年,奉化市在浙江省率先成立了一个“行政执法问责中心”,该中心由当地监察局局长“挂帅”,主要职责就是受理、调查问责案件。

这一创举经由当地媒体报道,在社会上得到了许多肯定。

当地媒体报道称,行政执法问责中心由当地监察局局长“挂帅”,主要职责就是受理、调查问责案件。对群众关心的重大问责案件实行“开门问责”,向社会公开答复。最终的问责结果,依据案情性质及情节轻重,追究有关领导责任,最高免职直至移交司法机关。

据悉,该问责中心日常工作由奉化市纪委监察局负责,挂行政执法问责中心牌子,负责人由监察局局长兼任,工作人员从相关单位抽调,实行集中办公;同时,会同检察院、组织部、宣传部、法制办、公安局、审计局、安监局、信访局、民情会办中心、行政执法中心等单位,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共同研究解决问责案件。

媒体报道称,自该中心试运行以来,调查了宁波平青牧业有限公司非法排污、萧王庙街道原西江村违章建筑、县江源头污染等案件,并有10余名政府工作人员被问责,推动了当地部门执法规范化。被媒体曝光的违法排污事件,经问责中心联合调查,该环保局4名执法人员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另有7名领导干部和执法人员被问责和作党政纪处理。

民企要求问责当事官员

宁波一广告公司的负责人童海啸决定,试试能否“问责”。

2014年9月13日,童海啸称,向奉化市监察局局长兼问责中心主任何晖当面提交了相关问责处理的投诉函,要求对李某等9名政府官员进行专项督查和问责处理。

童海啸的投诉缘由是10年前发生的广告设施强拆案。根据童海啸的描述,2005年8月,其公司设置在高速公路沿线奉化段的一处高架广告设施被奉化市城管局强拆,之后又对该公司追加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该公司自行拆除整个设施。紧接着,当地对此事件进行了跟踪报道,报道称企业违法。广告公司认为,自己已经履行了包括报批的所有法定义务和手续,因此质疑政府方所实施的一系列行政行为违法。

随后,该公司先后把奉化市城管局、规划局、工商局等多家单位告上法庭。虽然此后公司对城管局一案取得了胜诉,但是为了取得对方的道歉、赔偿,以及涉案官员的责任问题,公司方面多次提起诉讼。“我们先后打了40多场官司。”童海啸说。

童海啸在得知奉化市成立了一个行政执法问责中心,对照该中心的工作职责和问责办法、规定,就于2014年9月3日准备了材料亲自送到局长兼中心主任何晖手中,要求对9名公职人员进行督查问责。

企业状告监察局

童海啸称,广告公司在向该中心送达投诉材料后,对方或保持沉默状态,或以其他借口推而不理。同年11月19日,广告公司只好向该中心邮发了《催办函》,指出问责中心的行为与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和其问责职能完全相悖,要求及时履职并函告问责结果。

然而,“催办”之后,监察局和该中心仍然没有反应。广告公司只能向上级机关宁波市监察局等部门反映该中心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

童海啸决意起诉。2015年2月4日,广告公司向奉化市法院邮送了包括众多证据在内的行政起诉材料,状告奉化市监察局,要求法院判决该局行政不作为的行为违法,并判令被告履行对李某等9名涉案人员进行问责的法定职责。

“奉化市监察局有其法定职责,而且专门成立了行政执法问责中心,他们应当依法履行职责,接受公众的监督,而不是由其‘任性’地选择作为或者不作为。在《行政许可法》第7章中,就专门规定了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应当由上级行政机关或者监察机关进行查处的法律责任。”童海啸认为。

同年2月15日,奉化市法院发出《不予立案释明通知书》,将起诉材料全部退回广告公司。

但童海啸不服。随后,广告公司收到奉化市法院作出的一份《行政裁定书》,仍不受理他们对奉化市监察局的起诉。

之后,广告公司向宁波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并于今年的5月22日收到宁波市中院作出的相关《行政裁定书》。该裁定认为,举报事项系要求监察机关对涉案公务人员进行问责处理未对上诉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广告公司坚持向浙江省高院申请再审。目前,童海啸和广告公司暂未收到该院书面的立案通知。

水晶卡巴拉

简约装修案例

装修案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