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料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料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6-(XI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6:18 阅读: 来源:调料粉碎机厂家

望着紫依落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帝九姬用手肘捅了下忘尤。

“无聊!”

两人找了家茶馆,执壶品茗。

一盏茶下腹,见街上官兵骚动,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来。

忘尤搁下手中的杯子,望去,见梦严诺骑着白马而来,一袭紫袍,衬得他本就清隽的脸上越发消瘦。

“可看清楚了?”梦严诺开口道。

“回禀陛下,据探子来报,那位叫紫依落的五毒门杀手,确实是贵妃娘娘!”

穿着盔甲的将军,跪在梦严诺马前道。

梦严诺坐在马上,表情僵硬,握着缰绳的手紧了又紧:“她果真如此狠心!明日午时开斩吧!”

说时两腿一夹马肚,纵马离去。

帝九姬听到“开斩”二字,耳根连抽,端着茶杯的手不由抖了抖,茶水被泼洒出来,烫得手背通红。

忘尤见她心神不宁,料到她潜意识里,对寒王一家还有印象,忙执起那只烫红的手,掏出药膏给她涂上。

“心神不宁的,在想什么?”他好笑地问她。

“好像……要杀人了!”她吞吞吐吐地。

“嗯!想不想去看看!”

帝九姬抽回手,故作镇定起:“有什么好看的!”

她虽嘴上这么说,但人已站起,目光依旧望着街道,似乎在盼着什么人。

忘尤一只手搭在她肩头拍了拍:“她一定会来的!”

帝九姬倒能心领神会,知他嘴里的她是谁。

两人找了家客栈住下,明明空房多得是,忘尤硬跟小二说,银子不够,只能二人挤一屋。

帝九姬总觉这情景似曾相识,却不愿多想。

搁了条被子在椅上,本想将就一夜的,谁知睡着后,就被人抱回了床,醒来时,头枕在某人臂上,羞得她要吐血。

这混蛋怎么老趁机吃她豆腐!她应该讨厌的,可潜意识里她又喜欢上这种感觉。

她是喜欢上这混蛋了么?额,真是疯了!

见窗外已亮,她一骨碌爬起。

忘尤见她一脸匆忙,嘴角牵牵,手撑在枕上道:“你不会是急着赶去刑场看热闹吧!”

见心思被他说中,脸颊一红,撅嘴道:“只是去看看!好不容易来趟人间,这种热闹怎能错过!”

她自顾自地穿戴整齐,继而推门步了出去。

忘尤在她走后迅即爬起。

刑场设在午门,还没到午时,午门外已围观了众多百姓。

紫依落掩在人群中,依旧一袭紫衣,面遮白纱。

帝九姬看到她,不时摇头。

这个时候,她公然出现在这,定会中了别人的圈套。是什么要紧的人,让她冒死前来?

她双手抱怀,想了想,终觉还是提醒紫依落一番,却不想将迈出半步,手已被人攥住。

攥她的人自然是忘尤无二。

“不要多管闲事!”忘尤提醒她。

帝九姬怒目瞪他:“我不想看着她去送死!”

“生死有命,凡人的事咱管不着!”忘尤不依不饶地道。

“冷血无情的家伙!”

“嗯,这四个字我爱听!总比热情洋溢被人无视受用!”

“你……”帝九姬气结,发现与这人斗嘴,就是给自己找气受。

算了不理他,静观其变吧!

见太阳一点点爬上头顶,人群逐渐变得不安。

几辆马车押着犯人,依次排队陆续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老翁,头发已苍白,一张刚毅的脸上,表情十分镇定,丝毫没有丁点畏惧,反倒有种胜利在望的兆头。

帝九姬心口蓦然间揪得紧。

这老翁让她不安。隐约有画面闪现,唇皮一翕,两个字似要脱口而出。

忘尤见她情绪有变,忙点了她的哑穴。

帝九姬努努嘴发不出半点声音,气得跺了忘尤一脚。

“看,有人比你还要急!”忘尤俯在她耳畔小声嘀咕。

帝九姬不时朝紫依落望去,见她握剑的手已指节苍白。

料想,看到那老人后,紫依落的情绪已被全然调起,蓄势待发的,让人替她着急。

一道颀长黑影,不时朝紫依落步近。那人有意无意,擦了下紫依落的肩头,动作看似不经意,却是事先招呼好的。

“周围已安排妥当!”

那黑衣人小声道,本以为无人听到,却逃不过忘尤和帝九姬的耳朵。

“她有同伙!”帝九姬用腹语道。

“嗯!”

两人的眸光再次转向刑场。

见寒王与他八个儿子已被纷纷押上刑台,依次排成一线,跪在刑场上。

沉重的脚链声,声声叩响在帝九姬心头,让她越发心神难安。

大理寺的官员当众宣读起梦严诺的旨意,以犯上谋逆给寒王定罪。

继而高呼:“时辰已到!开斩!”

帝九姬不敢看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明知有人会来劫法场,但她依旧心不安。

头一撇,掩在忘尤怀里。

忘尤拍拍她的脊背,像安慰孩子似的道:“没事!这原本就是个圈套!某人不会让他们死的!”

没等帝九姬回神,刽子手手上的刀已被人纷纷夺下。

一群黑衣人,在紫依落的带领下从四面八方涌向刑场,那些黑衣人个个手持大刀,比那刽子手看起来还吓人。

场面乱作一团,却没有多少官兵出来抵抗。

午门上,一抹明黄身影不时出现。

梦严诺望着城门下的躁乱,丝毫没有半点紧张,反而流逸出一股心慰。

“素儿,你终于出现了!”

帝九姬朝城门上的人望去,眸光不时与那人对上。

那人望着这对相拥的男女,俊眉微微蹙紧。

“寒芷心!”梦严诺开口唤起。

帝九姬尴尬地撇开脸。

这是除忘尤以外,第二人这般唤她。

寒王与八位公子陆续被黑衣人救走,场面渐渐消停,唯有紫依落觉得事情进展太顺利,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果然她刚想离开,梦严诺已从城门上翩然落下。

“素儿,是你么?”

紫依落不用回头也知来人是谁,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法子逼自己现身。

嘴角弯弯,冷笑道:“寒素茗已经死了!别在玩这些无用的把戏!”

梦严诺听闻声音,心下一喜。

这是寒素茗惯用的声音,纵是她不承认也没关系,他只想确认是她,她还活着就好。

“朕只想看看你!”梦严诺淡淡启口道。

短短几个字,已道出他的悔恨和那痛苦不堪的心扉。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下午还有!人呢,大家出来了哈!也快结文了哈!是伤离别,还是在团圆呢?回复喔!

保山市镀锌钢管出售

南京CGCT玻璃钢管销量高于往年&

煤粉仓气体分析仪昆明煤粉仓气体分析仪工厂

篮球场pvc运动地板舟山60毫米木纹篮球场弹性地胶

验收邢台MPP电力管施工回填步骤

泰州电子料收购公司找哪家

液压抓斗清污机海南齿耙式清污机

竹胶板12厚汕头工地竹胶板材质

济宁风电基础大弯头套施工定额